陈俊武以身许国七十载一生求索未得闲

0 Comments

新儿女英雄传丨以身许国七十载 一生求索未得闲

寒冬的早晨,九点不到,在中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的办公楼里,一位白发老人缓缓地走进办公室。

陈俊武不断研发新技术。在80年代,他成功指导完成大庆常压渣油催化裂化技术产业化开发和采用自主技术建设一套全新催化裂化装置两大任务。

10年前,随着温室气体排放、气候变化等环保问题成为世界关注的热点,80多岁的陈俊武进行相关课题研究,为国家碳排放政策提供了关键决策意见。

1987年,大庆常压渣油催化裂化技术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陈俊武在上报材料时,却主动提出不报自己,而把课题组另一位同志纳入获奖名单。此后,不少重大科研项目成果申报时,陈俊武总是把自己的名字署在后头,有时还直接删掉。

催化裂化,是石油炼化工艺技术之一,具有原料适应性强、投资少、操作费用低等特点。目前我国70%的汽油是通过催化裂化技术加工而成,而陈俊武就是这项技术的奠基人。

“我们的研究有多难呢?拿不同的油,还有催化剂做实验,催化剂是很难的,要通过催化剂才能把油催化裂化,你说一下就会做?那是不可能的,要拿着图纸细细地抠。”即使现在谈到催化裂化设计,93岁的陈俊武院士还是连续用了几个“难”字来形容。

一次参观,改变了陈俊武的一生。

2000年前后的十余年间,迈入古稀之年的陈俊武仍然心系国家能源安全,殚精竭虑地研究国家石油替代战略,下决心解决中国石油依赖进口这一“卡脖子”问题。

有同事回忆,耄耋之年的陈俊武指导甲醇制烯烃技术开发和工程设计时,不仅和年轻人一样加班,多次主持讨论会,还先后8次到陕西华县甲醇制烯烃工业试验现场了解情况,坚持走遍装置的各个部位,登上30多米高的两器(反应器和再生器)平台亲自查看。

2010年,世界首套甲醇制烯烃工业示范装置开车成功。这套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甲醇制烯烃技术,为石油资源短缺、煤炭储量丰富的中国,蹚出了一条新的能源“破壁”之路。

1948年,陈俊武从北京大学化工系毕业。这位高才生执意来到条件十分艰苦的辽宁抚顺,目的就是要修复日本人丢弃的煤制油装置,实现石油报国之路。

当年,几乎所有催化裂化技术相关的资料书籍都是外语,“语言是科学的工具”,为了学习相关材料,陈俊武还要在难搞懂的“科学工具”上下苦功夫。

大二那年,陈俊武和同学一起到东北抚顺参观,在日本人留下的页岩炼油厂里,他第一次见到了一座日本人丢弃、尚未开起来的煤制油装置。

“我学语言是可以的,我还是有一定语言天赋的。”本就英语水平很高,掌握俄语、日语、德语的陈俊武,还学习了西班牙语。

64年党龄、71年工作不息,如今93岁高龄的中科院院士陈俊武,至今仍在中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担任技术委员会名誉主任,每周坚持3天到办公室上班。作为我国著名的炼油工程技术专家,他所开创的催化裂化工程技术,在我国石油石化行业影响深远。

3月6日,20032次列车满载180余吨生活、医疗物资的广西第十一列援鄂冷链专列从防城港铁路集装箱办理站开出,前往湖北省十堰市,这是从广西发出的首趟以海产品物资为主的物资专列。

“我从20多岁就开始搞创新,一天也没有安静过……”上网关注世界最新的前沿技术,这是陈俊武每次上班必做的功课。每当发现感兴趣的材料,陈俊武都要把资料打印出来仔细琢磨,有时也会拉上同事一起讨论。

他为了怕来这找他的人到这里找不到他,因为这楼里的人也少了。他就贴了个条,说每周一、三、五上午九点到十一点上班。来看他的人一看就知道,还有搞卫生和保洁的人,不用给他倒开水了。他自己写的这个条。

如今,每周一、三、五的上午9点,93岁的陈俊武会准时出现在办公室。有着科研工作者的严谨,陈俊武特意为“公家财产”电脑的显示屏上盖上防尘布。

少年时的陈俊武以优异成绩考上北京大学化工系,因家人患病,他主攻的方向是药物研制。陈俊武手绘的植物药材图鉴,精美细致的程度让人以为这是美术专业的学生作品。

陈俊武联合中国科学院的十多位院士和专家展开了关于中国中长期石油补充与替代领域的研究,与同行一起承担了中国石化“煤或天然气制低碳烯烃”软课题研究。

穿越将近一个世纪的时光,陈俊武一直在创新路上“加速度”。直到2019年,他才稍稍放慢了脚步,将每周工作5天减少为3天。过完90岁生日,陈俊武笑称自己是“90后”。当了三年的“90后”,陈俊武仍说自己“还有一些精力,可以作些贡献”。

在成为炼制“黑色黄金”的石油人之前,陈俊武的志向曾是治病救人。

▲陈俊武院士在陕西华县DMTO工业试验项目现场听取装置试车情况汇报

陈俊武笑着回忆起当年学西语的情景,让人听起来却是意料之外得苦:“那时候讲课在石油部大楼最高的楼层。在被阳光暴晒的教室里,室内温度接近40摄氏度,满身都是汗,要拿一盆水,随时擦汗。”

“有时为了不让院士登高爬梯,大家都说塔顶上没有什么新设备,不用上去看了,可院士对上面每个地方有什么设备都说得一清二楚,想瞒都瞒不住他。”

半个世纪前,在西方对炼油深加工技术垄断的背景下,时年不到40岁的陈俊武指导设计的流化催化裂化装置,将我国炼油技术一举向前推进了20年。

知识分子的本职工作,就是应该把自己的长处奉献给国家。我们过去得到了国家的待遇,是国家给我们的奖励。我们回过头来应该把我们知识分子的特长反馈给国家,这叫奉献。知识分子应该有奉献精神,我不能说是自己想干什么就是什么,组织让我干什么,我得尽量干好。

3月6日晚,湖北十堰市郧西县紧急调配的90余吨生活物资抵达武汉。这些产自郧西的红薯粉条、香菇、高山玉米糁、生态冷水稻米、家常菜、土鸡蛋等生态有机农产品,是郧西县刚刚脱贫致富的农民主动捐助的,通过11辆货车运往武汉。

▲93岁的陈俊武仍坚持“打卡”上班

1965年5月5日,这是一个载入新中国史册的日子。由中国自主开发、自行设计、自行施工安装的流化催化裂化装置一次投产成功,助力中国炼油技术跨越20年,基本结束了我国依靠进口汽油和柴油的被动局面。

一直以来,不断关注最新科学动态的陈俊武清楚地认识到,随着我国的快速发展,对石油的消耗量逐年增加,石油替代的研究和开发十分必要且紧迫:“中国非得走这条路,不走这条路,就别干。没有烯烃,就得向国外买。买烯烃,就是越来越贵。”

今年93岁的陈俊武,是中国最年长的“上班族”之一。

中国铁路北京局对各类应急防控物资运输和日常生活必需品运输,坚持优先安排、特事特办。2月份以来,共计装运防疫物资680.401吨,装运化肥、粮食种子、果蔬等民生物资78万吨。

▲陈俊武院士老同事陈香生展示陈俊武院士手绘的药用植物图鉴和化学元素图鉴

新中国的石油工业、炼化产业几乎一片空白。其中,流化催化裂化是炼油工业的关键技术,当时,这类装置在全世界不过几十套,技术被层层封锁。

▲1965年陈俊武(后排右一)与部分设计人员在抚顺石油二厂催化裂化装置前合影

中国石油工业落后、处处受制于人的状况对陈俊武产生了巨大冲击。在他心中,“让新中国石油强起来”成了萦绕不去的牵挂。

在陈俊武看来,科技创新必须通过许多人一起接力奋斗来实现,“要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才能创新。起初先模仿,跟着别人学;稍微有点本事了,就可以站上前人肩膀;再往上又上不去了,那你就得成为别人的肩膀,让别人上。”

对于一个从未涉及过的炼油领域,陈俊武近乎疯狂地攻关新技术。他带领技术人员经历了1460个日夜的奋战,前后修改了1000多张图纸。

30年前,面对我国原油对外进口依存度递增的趋势,60多岁的陈俊武将研究方向转为国家石油替代战略,指导完成了甲醇制烯烃(DMTO)技术工业放大及其工业化推广应用,为我国煤炭资源深度转化利用开辟了全新技术路线。

▲陈香生介绍院士办公室门上“特殊”的小纸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