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额超2亿美元蔚来资本完成首支美元基金募集

0 Comments

蔚来资本(NIO Capital)宣布完成首支美元基金(Eve ONE L.P.)募集,募资总额超2亿美元。本期基金吸引了众多全球顶级投资者的支持,包括主权基金、海外退休基金、海外保险机构、母基金、知名跨国企业集团、家族基金等一流投资机构和产业资本。本期基金已经投资了多家汽车、能源、物流等领域的头部创新公司,致力于成为聚焦上述领域中业绩最为突出的美元基金。

蔚来资本成立于2016年,一直秉持“根植前沿产业,创造伟大公司”的投资理念,主要围绕大出行与汽车变革、硬科技与产业升级、物联网与新消费等方向进行投资布局。

为了“唐探”,迷上狼人杀和密室逃脱

蔚来资本管理合伙人李斌表示:“当前国际格局、经济周期、生态环境、人口结构等宏观维度正在发生深刻调整,众多支柱与底层行业也在进行交织变化,本期美元基金能够让我们同全球最优秀的一批投资人站在一起,以更具全球视角的眼光及早发现变革背后的底层规律,更加敏锐地挖掘新常态下的新机遇。”

羊城晚报:跟这么多资深的日本演员合作,感觉如何?

从18岁到23岁,刘昊然跟着《唐人街探案》(以下简称“唐探”)系列走过了青春岁月里最重要的5年。其间,他以文化和专业“双料第一”的成绩考上中戏并顺利毕业;担纲主演了侦探喜剧“唐探”系列,《唐探2》更拿下了2018年年度票房亚军。

羊城晚报:会不会有些时候觉得自己长得太帅,不利于演技发挥?

羊城晚报:据说,你塑造人物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拍《九州缥缈录》的时候看《狮子王》,拍《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时候抄《心经》……那演“唐探”系列的时候,你做的特定“功课”又是什么?

刘昊然:我跟秦风可能都属于那种心里会想很多事情、但不太善于表达的人。他是一个天才少年,脑袋里有很多很多想法,但他其实没有经历过社会的摸爬滚打,所以不太擅长跟人交流。

刘昊然:算是!(笑)但后来就不怎么玩了,因为总是跟一帮很熟悉的朋友在一起玩,时间长了就会“挂相”,大家一看就知道你大概是什么角色,就没那么好玩了。

管理合伙人余宁表示:“产业化思维与创业者视角将使投资机构具备更多的差异化优势,美元基金的成功设立不仅使蔚来资本进一步拓展了投资工具,更有助于整合国内外资源,共同帮助被投企业及创业者开创事业新格局。”

羊城晚报:你觉得从日方演员身上学到了什么?

羊城晚报:陈思诚曾经说过,他最初找王宝强拍“唐探”,对方是拒绝的,但后来王宝强看完剧本就舍不得放手了,因为那个角色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陈思诚最初找你的时候是类似的情形吗?

刘昊然:并没有(笑)。导演大概是在敲定宝强哥之后才来找我的。这事我印象还蛮深,因为那天导演突然说一起出来吃个饭,当时宝强哥就已经在了。大家就一起聊了聊整体的故事,那时候还没有完整的剧本,但听到导演最初的想法,我们所有人就已经很激动,觉得这应该是一部非常有意思的戏。

刘昊然:日本演员大部分情况下说的是日文台词,所以实际上所有人的工作量都是加倍的,我们要背下日文台词的中文意思,同时也要记住在哪个“口”接。我相信日方演员每天也会做同样的工作。

2020年1月25日,《唐探3》即将公映。近日,刘昊然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独家专访。回首过去,他作为青年演员的谦逊态度没变,但又多了几分身为今日之中国电影人的自信与自豪。

羊城晚报:你觉得秦风跟你本人最像的地方在哪里?

刘昊然:导演给的(笑)。因为我相信导演的眼光和判断。当时导演说:昊然你放心,你会演好这个角色的,因为这个角色真的非常适合你。当初他也说我适合《北京爱情故事》那个角色,事实证明,第一次他是对的,那我觉得第二次他应该也会判断正确。

据了解,今年是郭永怀诞辰110周年,为纪念郭永怀为国家科教事业做出的重要贡献,缅怀郭永怀的爱国情怀和奉献精神,同时也作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的内容之一,中国科大策划推出了微电影《永怀初心》。该片从策划到成片历时近4个月,用平实的语言和人性化的细腻表达,带领观众走进郭永怀的内心世界,让观众看到一个真实的郭永怀。

舒歌群表示,郭永怀先生的一生,是为国家繁荣富强奋斗的一生,是为国防科技事业无私献身的一生。先生把对祖国的忠诚、对党的热爱和对科学真理的执着追求融为一体,是一代知识分子的典范和中国科大人的楷模。中国科大是为“两弹一星”事业而创办的一所大学,凝结着郭永怀等老一辈杰出科学家的创校心血,承载着党和国家的殷切希望。郭永怀、李佩先生心有大我、科教报国的爱国精神,以身许国、誓死无悔的家国情怀,毫不为己、无私奉献的崇高品格,为科大精神注入了深厚内涵,闪耀着永恒的时代价值。让我们“永怀初心”,牢记嘱托,潜心立德树人,执着攻关创新,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刘昊然:这部戏不太会。拍别的戏可能我会很忐忑,还要跟化妆老师聊怎么让造型区别于以往的形象。一到“唐探”系列,头发留长,风衣套上,往镜头前一站,自然而然会觉得“我就是秦风”,这种感觉会让自己很有信心。

羊城晚报:那你觉得自己跟他最不同的地方在哪里?

刘昊然:刚开始我很紧张。那是我第二次跟思诚导演合作,也算是我人生中第二部电影。第一部电影是《北京爱情故事》,只是在里面演一个单元,角色也没有那么重。但这次突然说,要演一个贯穿整部电影的角色,而且对手演员是宝强哥,我当时就觉得压力很大。

泰国税务厅长艾尼迪说,现在游客可在10座泰国国际机场和增值税退税代理点办理增值税退税手续。过去10年(2010-2019年),申请增值税退税的游客数量增加超过6倍,由2010年35.2万人次增加至2019年260万人次,且呈现持续增长的趋势。游客购物和服务创收增长4倍,由2010年109亿铢增加至2019年460亿铢。

羊城晚报:拍《唐探3》最辛苦的部分,能回忆一下吗?

目前,蔚来资本美元基金已完成多笔投资,其中包括已开放自动驾驶出租试点服务并完成百万公里路测的小马智行(Pony.ai), 拥有车规级可量产的Mpilot系列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初速度(Momenta),全球首家实现规模化持续盈利的移动出行平台嘀嗒出行(Dida),打造出全球首款图像级激光雷达系统的图达通(Innovusion),获全国首张干线物流自动驾驶重卡测试许可证并已发布L3自动样车的嬴彻科技(Inceptio),两轮车换电领域的领军企业易骑换电(Yiqi),领先的油电一体化出行能源新基础设施网络能链集团(Newlinks)等高速成长的优秀企业。

刘昊然:我每年的目标其实都是一样的:可以好好工作,可以拍我喜欢的作品,可以录我喜欢的节目;还有,可以有时间,譬如一年能有两个月左右让我休息,到国外旅游,陪伴一下家人。

刘昊然:刚开始演秦风的时候,我就迷上了各种各样的益智类游戏。刚开始是玩数独,后来玩拼图、乐高,再往后突然流行起狼人杀,后来又是剧本杀,再后来玩密室逃脱……我还总上《明星大侦探》。我觉得这些东西能锻炼一个人的思维逻辑和思考模式,当然不一定能在表演中用得上,但日积月累之后还是会带给你一种属于这个角色的光芒。

蔚来资本美元基金运作一年多以来,已有多个投资项目完成后轮融资。

羊城晚报:你玩狼人杀是高手吗?

刘昊然:我觉得除了技巧,表演最关键的是两个字:真诚。很多时候,我看日本影视作品都会对这一点特别有感触。有时候情节好像不是那么生活化,但演员的表演非常真挚,就会让我们相信那个故事。

羊城晚报:秦风这个角色是在“唐探”系列里贯穿始终的重要人物,刚接演的时候心里有过忐忑吗?

蔚来资本拥有兼具深厚产业背景与专业投管能力的复合型团队,管理合伙人李斌、朱岩、余宁分别在科技创新、创业投资、汽车出行等领域具备资深经验。团队始终坚持产业视角,基于对汽车出行、产业升级及新经济相关领域演变发展的深刻理解,预先发现巨大潜在市场中快速增长的细分领域,并找到其中最优秀的企业家和创业团队,多维度给予支持。同时,蔚来资本高度关注技术与商业模式的创新,但不囿于“创新”本身,而是坚持从实际应用场景出发,寻找能够实现创新成果转化的投资机会。

中天金融旗下中天城投首开贵州绿建先河,是贵州绿色建筑“零”的突破者。

“唐探”系列的编剧兼导演陈思诚曾回忆说,最初起用刘昊然这个高中还没毕业的大男孩当男主角,很多人都曾表示反对。当时的刘昊然只演过一部电影——陈思诚的《北京爱情故事》,而且戏份并不多。

为了促使游客能够准确、快速和安全地办理增值税退税,采用区块链技术运用在增值税退税服务上,让游客透过泰国增值税应用程序“Application Thailand VRT”检查购买的商品和服务信息,包括可以24小时点击信息查询有关的增值税退税信息,采用无纸质操作模式随时检查各种退税信息和确认携带出境商品的动态,并通过启动应用程序编程接口(API)让业者将游客购买的产品和服务录入系统以向税务厅申请增值税退税,这可谓是全面升级增值税退税系统,为游客提供更多便利。

天才少年秦风,表面有点呆萌,但心里“门儿清”,最重要的是,他内心很柔软……陈思诚坚持认为,这个角色只有刘昊然最适合。此外,刘昊然自己也尽力从生活方式上向这位“天才少年侦探”逐步靠近。

刘昊然:可惜不能剧透。我昨天跑路演的时候就有观众说,他们都特别喜欢《唐探2》酒吧那场戏。我只能说,不可能完全1:1完全复刻,但是《唐探3》一定会有同样精彩的戏!

据介绍,成功获准发行绿色债,融资能力强化、融资实力强劲,得益于中天金融稳定、稳健的信用评级。2019年6月24日,中天金融获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及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跟踪评级分别审定主体信用等级维持AA+,评级展望为稳定。中天金融从2016年就获得东方金诚AA+评级,是贵州省第一家获得主体AA+评级的民营企业。

泰京银行董事总经理帕荣说,区块链技术透过Application Thailand VRT应用程序与财政部隶属单位合作,现在准备推行使用,银行方面已与税务厅连接数据到各个商店,估计2020年第一季度将有大约5000家商店参与“游客增值税退税(VAT Refund for Tourist)”项目。相信该项目在办理期间将给游客留下深刻印象,因为既安全又可以通过各个渠道检查增值税退税款项,不管是支付宝、微信、VISA卡、Master卡、JCB卡和银联卡支付等等。此外,银行还与泰国机场管理公司、税务厅、海关厅签署合作备忘录,加强交流渠道和宣传游客增值税退税计划,以吸引更多的游客来泰旅游。(梁婷婷)

除了技巧,学习日方演员的“真挚”

当日首映式现场,《永怀初心》微电影主创团队成员分享了在创作过程中的体会。首映式现场播放了《永怀初心》。

有过忐忑,但我相信导演的眼光

刘昊然:我们演的是侦探,不是警察,所以很多时候剧情要求我们“昼伏夜出”。“唐探”系列大部分都是夜戏,倒时差这件事就比较惨。其他倒还好,我们五年拍了三部,大家都像家人一样。

刘昊然:生活经历吧。相较于秦风,我应该算是一个幸福的孩子。从家庭和经历来说,秦风不是一个很幸福的人。

舒歌群介绍,微电影《永怀初心》,是为了进一步弘扬郭永怀先生无私奉献、以身许国的“永怀精神”,激励广大青年学子牢记科教报国、追求卓越的初心使命。

管理合伙人朱岩表示:“此次蔚来资本首支美元基金的顺利募集,说明在充满不确定性的全球资本市场中,投资者依然长期看多中国,看好中国经济增长和结构转型的潜力,看重汽车、能源、物流等传统领域中存在的巨大转型机会,和蔚来资本在上述领域的投资能力。”

刘昊然:我们在拍“唐探”第一部的时候,导演就说,第二部要去美国,第三部要去日本。但我当时的表情是:呃……真的吗?但是,拍《唐探2》的时候,我们真的去了纽约的时代广场,整条街都封了让我们跑马车。看到美国的工作人员为我们的拍摄在做各种准备,我就想:原来真的可以这样。这次《唐探3》到日本拍摄感受更强烈,我在当地跟一些日本朋友提到我们的演员阵容,他们都快“疯”了,都说:昊然你知道吗,现在在日本拍一部戏,都没太大可能把这些演员凑在一起。我觉得,现在中国经济发展越来越好,可以支持我们到世界各地去拍“唐探”的故事。比如这次在日本,我们的拍摄就可以说是“前无古人”。

羊城晚报:“唐探”系列越来越国际化,你作为一个中国演员的最大感受是什么?

跟“唐探”系列的男主角“秦风”一样,刘昊然从来都不是一个太有“野心”的人。被问到他的新年小目标,他说出来的话跟同龄的年轻人没两样。

羊城晚报:后来的信心从哪儿来?

羊城晚报:《唐探2》你穿了女装,还半裸在街上跑,偶像包袱都不要了。大家都好奇,到第三部你还能怎么突破?

2015年,18岁的刘昊然出演了他的第二部电影《唐人街探案》。当时没太多人知道他的名字,更没人想到这部影片会在5年后逐渐衍生为大IP。

妻夫木聪、三浦友和、长泽雅美、浅野忠信、铃木保奈美、染谷将太……《唐探3》请来众多日本明星,阵容豪华得不可思议。除了从前辈身上学演技,刘昊然感触最深的是:经济腾飞让中国电影做到了以前做不到的事。

羊城晚报:现在已经是新的一年了,能透露这一年你的“小目标”吗?

新的一年,除了工作希望有时间休息